我喜欢第一次见面时它的名字: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那是很多年前,在中央六的播送预告里,露丝染着蓝色头发,和一个男人并排躺在结冰的湖面上,笑得很嚣张。一晃而过,但是我记住了: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

# 看《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
对爱情产生了疑惑,最近尝试看一些爱情电影。昨天是《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今天是《机器管家》,两部都哭了,真是“可怕”呀。
《永恒阳光》后面的高潮,约尔在梦境里和克莱门汀到了海边的小屋:屋子塌了,约尔逃出来,克莱门汀说:过来最后跟我道个别吧。眼泪就掉了下来。其实,这部戏的场景切得又快又碎,我并没有太跟上。电影没有太过展现美好的恋爱过程,所以我都没有机会给一个要哭的情绪做铺垫,突然就被这么锤了一下。
男主角去诊所消除记忆,开始消除的都是那些糟糕的争吵的过程,为了要不要生小孩吵,为了晚回家吵。但是因为约尔话说重了,克莱门汀出走,他追出去,才意识到,并不想让她离开,同时知道并不想消除对她的记忆,之后约尔就开始漫长的、拉着她躲避记忆消除的追击,最后无处可逃,两人留下了暗号,“去那里找我吧。”这是约尔消除记忆时克莱门汀留给他的信号,而他们双双失忆后,在那个约定的地方,两个陌生人又相见了—约尔也在克莱门特消除记忆时偷偷留下了这句话。
这是爱吗?并不敢轻易下结论,爱不应该是像杰克和露丝一样好看又浪漫的人互相吸引?或者像《爱在黎明破晓前》一样志同道合有说不尽的话?约尔邋遢内向,如他自己所说,无聊透顶,克莱门汀脾气差、疯、肤浅,每天的头发颜色不一样。这两人怎么能凑到一起?但是你知道,这世上的事情,尤其是爱,在一块儿就在一块儿了,讲前因也讲不出什么美好的故事来。真在一块儿也不见得开心,但要分开,那还是“请再等一下。”剧情结束前,约尔对克莱门汀说。
在约定的地点重见,重新谈起了恋爱,但忽然收到记忆消除诊所的磁带,装着两人做手术之前吐槽对方的最恶毒的言语,对,我们就是这样完全不合适,完全不能忍受对方。但是如果说完全消除这段记忆,那是怎样都不能接受的,再不堪的爱,总有一些美好的东西。爱与恨相随,没有了痛苦就没有了爱,如果强行遗忘,那我只会不甘心地在你耳边告诉你:“去那里找我。”将未竟的爱完成。
所以,不管多么不相配,不管多后悔,我们还是好好地道个别吧。
《永恒眼光》和《机器管家》是两部完全不同的电影,但我还是硬找到了相同点:用非常规的、魔幻的手法去表达爱的主题。记忆消除诊所和一个有感情并且立志成为人类的机器人都不会在现实中出现,但我还挺喜欢这种设定,想了一下,可能是因为,要不是有这些“不可能”,不是因为它们倒逼我思考,我大约也不会再次相信,爱终究是值得一试的东西。

那时我在初中还是高中,过得窝窝囊囊。预告说下周末播放,可下周末我早就找到了其他事做。我没有忘,但我就是这么个人,对于约定没有一点尊重。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南瓜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后来过了很多年,我长大了,也自由了。我也喜欢把头发染成五颜六色,我也喜欢疯疯闹闹,喜欢和喜欢的人做点出格的事。我太理解露丝了,这其实是很刺激的,就像是情人忽然成了一对亡命鸳鸯,抢劫谋杀再一起逃亡。再干涩的恋爱,都变得荡气回肠。

过去的才是人生啊。其实感情就是很多回忆发酵成的东西。但是露丝消除了记忆。突然之间,故事被踩下刹车,逃亡结束,你的同伙下车了。你宁可她是出卖了你好好生活,可不,她都不记得你。她扭着屁股在路边等下一辆车,笑得天真又危险,就像你第一次见她时一样。

她在招募下一个罪犯了,你恐怕余生要一个人逃亡。

这未免太残忍了。本来你在家看报浇花晒太阳,突然她冲过来跟你说嘿我们去干一票大的。她笑得真好看…你什么都没来得及想,二话没说丢下报纸上了车,结果发现旅途漫漫,还要孤身一人。

永利电玩城,所以,他也消除了回忆。

第二天醒来,他们是两个新的人了。

可再一次见面,他们又相爱了。

这就是爱情故事。我和大部分人一样,从没遇到过。我们却和女主一样没有安全感,和男主一样假装无动于衷,喜欢刻意回避,喜欢追问还会喋喋不休。人人希望显得自己聪明,人人希望自己与众不同。

过了很久我才愿意相信,我是真的很普通。

这几年,我背弃了许多重要的约定。电影我补上了,可更多的事再也没有回头路。我认真检讨,改了许多。

我还有很多缺点,我也还有许多热情。

我觉得,我还能再上一次赌桌。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温围棋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