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稀记得第一次看《蓝宇》是在七年前,彼时自己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一个人躲在楼上用那台老掉牙的台式电脑肆无忌惮的开着外放,现在想想那时候没被爹妈发现绝对是上辈子积了德。
年少心性浮躁,就连看电影都是不求甚解,以致错过许多经典,可不知为何,对这部电影始终念念不忘,于是有了后来的二刷,三刷……N刷。每看一次,就会有新的感受,同许多人一样,蓝宇和陈捍东这两个名字也彻底留在了我的生命里,再也走不出去。
穷学生和霸道总裁的邂逅并不浪漫,相反的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性交易,然后像所有俗套的爱情故事一样,穷学生走了心,霸道总裁走了肾。一夜春宵,再相遇是在北京的街头,临近年关,街上行人寥寥,蓝宇小心翼翼的数着两人分别的时间,笑容像那年冬天的雪花一样干净青涩,陈捍东解下自己的围巾围到蓝宇身上,此后两个人的余生就像那条围巾一般彼此纠缠,说不清是谁离不开谁。
日子按部就班的前进着,蓝宇的心动在捍东的攻势下变成了爱情,而且是藏不住的那种,在看向捍东时,他的眼角眉梢里都是柔情蜜意。对于蓝宇的爱,捍东一边很受用,一边却又在拒绝,在他看来自己与蓝宇只是一场交易,一场游戏,就像他说的,两个人要是太熟了,反倒不好意思玩下去了。那一刻蓝宇眼中的黯然格外让人心疼,不是蓝宇不懂,只是爱情这东西,就像飞蛾扑火,身不由己。
后来,蓝宇意外撞破了捍东同另一个人的男生的事,仓皇离开,捍东追了出去,在电梯间里,两人爆发了第一次争吵,蓝宇的反抗无疑激怒了捍东,在他的认知里,蓝宇应该是顺从的、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就算自己朝三暮四他也没有资格生气。
“你别以为你不拿我的钱我就不是在玩你!我跟你说,我他妈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恼羞成怒的捍东对着已经关闭的电梯门大喊,彼时的陈捍东将混蛋二字演绎得淋漓尽致。
那日不欢而散之后,两人陷入冷战,直到那起不能言说的事件发生。时局动荡,捍东从旁人口中得知了蓝宇的下落,之后捍东的表现很是耐人寻味,他竭力的不去在乎,最后还是败给了自己的心。深夜,学校的宿舍楼下,捍东等到了那个让自己牵肠挂肚的人,然后没有丝毫的迟疑,将那人狠狠拥进怀里。那天晚上,蓝宇抱着他,如同溺水的人抱着浮木一般,哭得撕心裂肺,有委屈,有想念,还有恐惧,而彼时的捍东,只有失而复得的心安。
那日之后,蓝宇和捍东的心态都不同程度的发生了变化,蓝宇学着不去在乎捍东身边的莺莺燕燕,他享受着捍东对自己的好,却不再奢望他只属于他一个人。相比之下,捍东清楚了自己对蓝宇的心意,他开始承认自己对蓝宇的喜欢,对于捍东来说,蓝宇是唯一能让他安心停靠的港湾。
捍东的生意越做越大,在一次同外商会谈时结识了一位女翻译,也就是他后来的妻子。两个人从相识到结婚带着点水到渠成的味道,对于捍东来说,喜欢有之,但更多的还是合适。一直以来在捍东心里,尽管喜欢蓝宇,但始终是要找个女人结婚的,捍东找到了蓝宇摊牌,蓝宇先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最后还是无可避免的爆发了,捍东从心虚到生气,再到最后的愧疚和不舍。
“你知道吗?有一天我看到有一条特别大的彩虹,我赶忙去拿相机,可等我回来时,彩虹已经不见了。”蓝宇指着窗外,脸上的笑容让人看着特别难过。
“我曾经跟自己说,再也不为别人难过了。”明明说不难过,可眼泪却在眼里打转,怎么也止不住。
“你知道的,我以后再也不会在这里等你了。”这是蓝宇的告别,在这场并不对等的爱情里,他努力追求着与他的平等,至少在最后,他不会声泪俱下的放下自己的尊严。
“你这个人,天冷要多穿衣服,生病了要去医院,这是常识。”在捍东心里,眼前这个男人始终是那年冬天北京街头那个不戴围巾的傻小子,傻傻的喜欢着他,傻傻的不知道照顾自己。
“你可能不知道,我是真喜欢你。”这是捍东第一次亲口对蓝宇说喜欢,明明是告白的话,却用在了告别的时候。
蓝宇走了,捍东结婚了。林静平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可她却给不了捍东想要的那种生活,婚后几年,两人相敬如宾,互不干涉。因为林静平私自打掉了孩子,这场婚姻正式宣告走到了尽头。
或许是命中注定,离婚后的捍东再次遇见了蓝宇,时隔经年,如今的捍东面对已经能够独当一面的蓝宇,少了当年的意气风发,多了份拘谨,他不确定此时的蓝宇心里是否还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他舍下面子要了他的联系方式,去他家里找他,主动聊起往事,旁敲侧击他的感情,这都是曾经的陈捍东绝对不会做的事,有些卑微,有些局促。不同于他的主动热情,蓝宇的态度显得不冷不热,始终保持着进退有度的距离。直到晚上,他借酒睡去,在被蓝宇叫醒后,他看着眼前这个刚洗完澡眼神如鹿一般温润的男人,眼中的温柔与眷恋溢了满屏。
“真想抱抱你。”捍东小心翼翼的恳求。
蓝宇没有再拒绝,主动抱住了他,简单的拥抱过后,蓝宇漫不经心的说了句:“你胖了。”
只这一句话,便让捍东和屏幕前的我瞬间溃不成军,要不是曾经爱你入骨,怎么会把你的一切了然于心?
捍东一愣,随即一把将蓝宇揽进怀里,就像那年那夜在宿舍楼下看到蓝宇时一样,他用力抱紧怀里的人,呼吸间是那人熟悉的味道。
“我当初怎么会放你走?”陈捍东上辈子一定是个好人,不然这么好的蓝宇,怎么会让他找回来两次?
再后来,捍东的公司出了问题,而他自己也深陷囹圄,这个从来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的男人在生意场上也委实做了些不是正人君子的事情。事情败露后,捍东第一时间想到了蓝宇,他动用了自己能动用的力量,安排蓝宇出国,至于他自己,在此时的陈捍东心里,似乎没那么重要了。
然而蓝宇没走,他变卖了所有的财产,又搭上了自己这些年的积蓄,总算保住了捍东的一条命。这次的事情之后,捍东终于意识到自己和蓝宇这辈子是注定了要在一起的,说这话的他没有不甘,更多的是庆幸,庆幸兜兜转转,他还是和蓝宇在一起了,再也没有人阻挡。
一日,蓝宇带着捍东来到了自己平时常去的一处公园,冬日的公园并没有什么姹紫嫣红的景致,捍东坐在长椅上,眼神一错不错的看着蓝宇,说:“你唱首歌吧!”
蓝宇唱了,是那首对两个人来说意义不凡的《你怎么舍得我难过》,蓝宇唱的很认真,冬日的阳光暖洋洋的洒在两人身上,比那阳光更温暖的是捍东看着蓝宇的目光,专注、温柔而坚定。没有海誓山盟,却也感人至深,这辈子能和你在一起,真好。
“那天早上你走后,我一直为你担着心。”意外还是发生了,蓝宇死了,面对蓝宇冰冷的遗体,捍东第一次哭到站不起来。父亲离世时,捍东没哭,东窗事发生死未卜时,捍东也依旧平静,只是这一次,这个从来天不怕地不怕有些混不吝的汉子,哭得毫无形象,连带着屏幕前的我也跟着泣不成声。
影片的最后,捍东一个人开着车行驶在蓝宇出事的地方,路的两旁大片大片的蓝色的活动板倒映在车窗上,急速的后退着。
“北京这些年一直在拆了建,拆了建,每次路过你出事的地方,我的心里都特别平静,因为我总觉得你并没有走。”
音乐响起,窗外的画面伴随着悲凉而高亢的的旋律时而变化时而重复。哪怕七年后,我依然不懂此时捍东的心情,那份隐藏在平静外表下的悲伤,究竟发酵到了何种程度?
影片里捍东在父亲过世后对蓝宇说:“人死了,什么都完了。”彼时的蓝宇睁着小鹿一般的大眼睛看着捍东,一脸认真的说:“没完呢,留下的回忆还没完呢。”从始至终,蓝宇都是一个心思纯粹的人,所以他会在一场交易后喜欢上捍东,会像怀揣着秘密的孩子一样收藏着捍东对自己的好,会一次又一次的原谅捍东对自己的伤害,会在捍东遇到困难时倾囊相助。这样的蓝宇,像一汪清澈却又深不见底的湖水,让捍东在不知不觉中沉溺。
在对待和蓝宇的感情问题上,那个精明霸道的陈捍东出人意料的迟钝,面对林静平,他处理得游刃有余,因为他知道,林静平要的东西,自己都给得起。但在面对蓝宇时,捍东却时常有些不知所措,少年的爱太过纯粹,就像那日在日式餐厅里蓝宇小声嘀咕的那句话一样:“我是有病,学校里那么多女同学不喜欢,偏偏喜欢你。”直到今天我都不是很确定那时的捍东究竟有没有听到蓝宇的这句话,毕竟老油条如他,听到了也会当做没听见。有人说蓝宇和捍东这场爱情里最大的过错,就是相遇的方式,因为一次见不得光的交易而衍生的爱情,注定要带着遍体鳞伤的血腥味。
或许是因为刷的次数多了,发现了许多之前不曾注意的细节。记得有一幕是捍东和林静平吃完晚饭走在冬天北京的街头上,当时林静平穿得并不多,哈气搓手的动作也都表明了她很冷,然而捍东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对比那日与蓝宇重逢时捍东的表现,简直是高下立判。而另外一处对比更是让人哭笑不得,当妻子林静平在一旁换衣服时,捍东只是坐在那里淡定的抽着烟,连呼吸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相反在面对蓝宇时,捍东却总是轻而易举的不淡定。
还有平日里的一些细节也能看出蓝宇对捍东的意义终究是不同的,蓝宇一句话捍东便灭了烟,而对于林静平的抱怨他却置若罔闻。就像那句话说的那样,这世上有三种东西是藏不住的:贫穷、咳嗽和爱情,而捍东对蓝宇的感情,早已融进了他的一餐一饭、一举一动里,纵然不说,却也早已隐藏不住。
捍东是个商人,一直都是,可在蓝宇身上捍东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慷慨,别墅,车子,他总是习惯性的将最好的东西给他,尽管蓝宇并不在乎这些。而当林静平在离婚时和捍东提出了五百万的要求时,他只用了一句“你他妈当我是印钞机啊”堵了回去,头都不抬一下便一口回绝。说捍东无情也罢,只是对于不爱的人,我们都很难做到慷慨,无论是金钱还是感情。
一次云雨过后,捍东吻着蓝宇光滑的脊背,气喘吁吁的语气里带着些许认命的挫败:“我他妈怎么会这么喜欢你?”这是捍东第一次如此直白的亲口对蓝宇说出自己对他的喜欢,忘我的、奋不顾身的喜欢,带着占有和厮守的喜欢。说是千帆过尽也好,柳暗花明也罢,总之人来人往,兜兜转转,我们都终于成为了彼此的独一无二。
如果可以,我想很多人都故事就停留在这一刻,没有后来的意外,蓝宇和捍东就这样一直走下去,只可惜,没有如果。有人说蓝宇的离开是老天对捍东之前所作所为的惩罚,让他失而复得,然后得而复失,得失之间,是无限循环的悲伤绝望。正如鲁迅先生所说的那样,悲剧就是把美好东西毁给人看。整个故事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偶然,偶然的相遇,偶然的重逢,偶然的分离,偶然的再会,最后,连诀别都是一场偶然的意外。情深不寿,天人永隔,终成唏嘘。
随着蓝宇的离去,捍东的故事也落了幕,我想起曾经看过的一篇另外一对cp的同人文,里面有一段爱人过世后男主的内心独白,用在捍东身上也未尝不可:曾沿着雪路行走,也曾想过是否找人同行,这一路你不在,我走的太冷。可我回头就能看见你笑如暖阳,于是我准备每一寸朝暮都替你经历,每一杯雨露都替你尝。怪只怪你的轮廓美得不像话,我必须忍住了眼泪才能看清。
前半生,人潮汹涌,车水马龙,我忙着遇见你,伤害你,爱上你,而在没有你的后半生,我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在回忆里寻找你。
“对了,他叫什么啊?”
“蓝宇。”
[img=1:L]寻找光影里的只言片语
万水千山,此情不负[/img]

    蓝宇死了。在陈捍东经历过人生的大起大落,风风雨雨,终于决定跟他好好的在一起的时候。
有些爱总是来得太晚。
    太平间里,面对蓝宇冰冷的尸体,陈捍东的眼泪淌过最初的幸福、分开的思念、久别重逢的快乐、生死相隔的悲伤。
两人的相遇也许不那么浪漫。
    蓝宇因为学习上的经济压力不得不找到刘征为他介绍“特殊工作”,高干子弟陈捍东对这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十分感兴趣,于是包下了他。
    对于从没谈过恋爱的蓝宇来说,陈捍东的出现无疑是他纯白感情世界里的第一位侵入者,轻易地就占据了他的心。
陈捍东调侃他:“蓝宇你有病吧。”的时候,蓝宇说:“我是有病,放着大学里那么多女孩不喜欢,偏偏喜欢你。”
    他的声音很小,陈捍东没有听见。
    陈捍东一直以为,他和蓝宇只是玩玩,他没想过蓝宇动了真心,他更没想到,自己会爱上蓝宇。
    可是,感情从来都不是一场游戏,在感情的世界里从来没有赢家。蓝宇输了,陈捍东也输了。蓝宇输掉了生命,陈捍东输掉了自己。
捍东去招惹另一个男大学生被蓝宇发现,两人第一次分手,可是后来发生动乱,在黑夜里乱逛的灯光和纷杂的自行车中,蓝宇和捍东重逢,紧紧相拥时,捍东第一次感觉到蓝宇对他的重要性,两人重新同居。
    在遇到俄文翻译美女林静平的时候,陈捍东亲手结束了他和蓝宇的关系。
    在他的心里,蓝宇只是他寂寞时的玩伴,却不可能陪他走过剩下的人生。他需要一个女人,组成一个家庭,然后生儿育女,完成母亲和整个社会的道德希望。而林静平漂亮有学识,刚好符合这样的角色。
分手前,蓝宇和陈捍东在别墅里度过了最后一天。蓝宇很伤心,但冲口而出的却是愤怒。捍东则显得有些无奈,最后他说:“蓝宇,也许你并不知道,我是真的喜欢你。”
    闻言,蓝宇一下子平静了:“可能你也不知道,我也是真的喜欢你。”
永利电玩城,    电影至此并没有结束。在最后的十几分钟的情节里,已经离婚的陈捍东又遇到了蓝宇。陈捍东显得意外而激动,蓝宇却变得平静。
    几年分离的生活已经让蓝宇慢慢淡去了对捍东的爱和思念。而离开了林静平的捍东才终于明白,他和蓝宇是注定应该在一起的。再沉重的社会责任都无法抹去最真切的爱。
    只是不幸从来都没有打算放过他们。陈捍东生意失败,被关进了监狱。蓝宇无意中知道后,放弃了捍东为他准备好的去美国的机会,卖掉了捍东送他为他买的别墅,加上他几年以来所有的存款,终于将捍东救了出来。
    而他自己,却在不久后的一次工地事故中,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爱是什么?是经历了所有的风风雨雨,我依然想跟你在一起。是可以原谅你所有的伤害,不计较你的背叛。是在走过了大起大落,看过了人情冷暖,唯一只牵挂你。
    电影的最后,陈捍东说:“每次经过你出事的地方,我的心里都很平静,因为我觉得你没有离开。”
——因为你一直都活在我的心里,活在我每一次呼吸里,活在我生活的每个角落里。
    从不曾远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