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 melody美子:沃尔玛的水果也开始卖萌了,想不想买一个?哈哈。

永利电玩城 1

记者微访:逛超市时,看到水果区蜜柚皮上各种涂鸦,各种卖萌,您会不会动心买回家?

图 | 网络

博主胡小姐介绍,昨天晚上8时许,她到徐东沃尔玛超市买东西,走到水果区时,见水果台上并列一排3个柚子皮上画着3个人偶笑脸。大眼睛,夸张的笑容,还配有相应的台词,如中间一个名为“美女甲”,旁边一个就张大嘴巴流着长口水,像是对美女垂涎三尺;还有一个正羞涩地笑,下书:“嗨!喜欢我吗?”

文 | 婧馨

她看到觉得太萌了,准备买一个,有个胖胖的工作人员帮忙挑了一个。回家后一尝,果然是红心柚,味道很甜。

【一句话介绍】

冷酷有情的“爱无能”男神病人遇到古灵精怪的伪心理医生后,彼此间展开了一系列治愈、搞笑、浪漫的爱情故事。

对此,沃尔玛徐东店客服人员小夏昨告诉记者,柚子上的涂鸦的确是水果区的工作人员画上去的,本来是画着好玩,给即将到来的长假增添节日气氛,没想到意外增加了不少人气,很多顾客表示:“很有才,很喜欢。”如果这些涂鸦柚子卖完了,他们准备再多画几个。

【全目录】《月色撩伦》目录

【上一章】月色撩伦(3)


许望舒本来蹲在柜子后面研究落地大花瓶上的清明上河图,听到这句时她咬牙切齿,猛地站起要冲出去。

没想到郎轩抬起的脚还未落地,手机就响了,他只好把脚缩回去接电话。

“说好的5分钟,现在都几个5分钟了,你旧情复燃了是吗?”

一个震耳欲聋的女声,别说苑轶伦,就是屋里的许望舒也听得一清二楚。

“我马上下来,”郎轩收起手机,看了看苑轶伦,“改天再帮你抓猫。”

“不送。”苑轶伦把门关上,听着郎轩的脚步声渐行渐远,而后又传来电梯停住的声音,才准备去找许望舒。

没想到刚一转身,就看到许望舒站在那里瞪着大眼睛。

“谁是流浪猫了?谁长得丑了?不就是让你多拿一只耗子嘛,你至于这么不情愿吗?”

“滴水之恩,不求你当涌泉相报,但你也不能这样凶神恶煞的吧?”

“我……”

许望舒下面的话未及出口,就被苑轶伦的声音堵了回去。

“你到底欠他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那只小香猪。”

苑轶伦蹙眉,“为了一只猪躲到我家,我真后悔刚才没把你扔出去。”

许望舒撇撇嘴,“我也没办法,谁让我把舒舒给坐死了呢。”

“坐死的?”苑轶伦哭笑不得,“那和郎轩有什么关系?”

“我们分手时他净身出户,刚租的这套房子也留给了我,唯一的条件就是舒舒的抚养权。没想到……”

“买一只还他。”

“我没钱,就是有钱也买不起一只法国香猪。”

苑轶伦瞟了一眼许望舒,“法国香猪?”

“嗯。”许望舒点点头。

苑轶伦把许望舒拉到门口,示意她可以离开了。许望舒的一只脚刚迈出去,苑轶伦那富有磁性的声音又传进耳畔,她下意识地停住脚步。

“难怪郎轩和你分手。除了被坐死,知道猪是怎么死的吧?”

没等许望舒回应,苑轶伦已经把门关上了。她抱着双臂站在门外运气,刚转身又觉得不甘心,索性转回身指着苑轶伦家门,声色俱厉地说:“我笨死关你什么事,你至于这么青面獠牙的吗?”

一门之隔的苑轶伦在心里埋怨自己多事,除此之外就是祈祷,千万不要再遇到这个迷糊又赖皮的许望舒了。

永利电玩城,苑轶伦的祈祷真的起效了,可时间却短得可怜。

晚饭后,苑轶伦去超市买牛奶。

路过水果区,他看到那里被围了个水泄不通。大幅的易拉宝广告映入眼帘,原来是超市在举办创意活动,让顾客用彩笔在蜜柚的包装膜上发挥自己的想象和创意,进行个性化涂鸦。

苑轶伦不喜欢凑热闹,尤其讨厌人多的地方,遇到这种情况总是本能的避开。再说冠军的奖品只是五个柚子,也无法激发他的热情。

拿了牛奶,他又想起冰箱里的鸡蛋也不多了。

到生鲜区正准备拿鸡蛋时,苑轶伦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下意识放慢脚步,把购物篮倒到左手。刚从裤袋里掏出手机,还没看清是谁的来电,突然身后一阵猛烈的撞击,他一个踉跄,手机差点脱手。

苑轶伦蹙眉,转身没看到肇事者的脸,但那丸子头让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丸子头的主人正弯腰追赶着四处散落的柚子,明明是五个,可最后一个失踪了。

她正四下寻找,理货员走过来叫住了她,指着货架上的一个柚子问是不是她的。她感激地连连点头,可下一秒差点没哭出来。货架上躺着几个破鸡蛋,她的柚子成了肇事者。

苑轶伦本想拿了鸡蛋就走,没想到许望舒突然走向他,脸上是一副我跟你很熟的表情,手里的动作更是没有丝毫迟疑。她把那几个柚子都扔到他的购物篮里,然后把那盘破鸡蛋也放了进去。

没等苑轶伦反抗,许望舒已挽住了他的胳膊,娇嗔地说:“老公,你刚去哪儿了,宝宝找得好辛苦,差点儿忘了买鸡蛋回家喂老虎。”

苑轶伦本以为能把小香猪坐死,郎来了只会逃跑的许望舒,此刻应该不知所措,没想到她还挺会帮自己解围。

离开生鲜区,苑轶伦想甩开许望舒,可那个小赖皮还死死地挽着他。理货员担心他们会把破鸡蛋扔掉,一直尾随到收银台。

苑轶伦拿出牛奶,把购物篮给了许望舒。

许望舒一看情况不妙,赶忙拉住他说:“我没钱。”

其实,她根本没想来超市。中午只吃了包薯片,晚饭没控制住,吃得过饱只好出来消食。

路过公交车站,看到上面的广告,才知道超市有涂鸦大赛,今晚是最后一场。她喜欢凑热闹,可奖品闯了祸,她才想起自己根本没拿钱包。那时,她灵机一动,抓住救命稻草不放。

苑轶伦无语,只好尽了“老公”的义务。

结完账,他才想起刚才的电话。拿出手机一看是叔叔,立即拨回去才知道爷爷心脏突然不舒服,可说什么也不去医院。他从小跟着爷爷长大,和爷爷的感情胜过父母,再加上父母都在法国,他必须立即赶过去。

许望舒等着苑轶伦帮她拿东西,却发现他不见了。她只好拉过后面顾客扔下的购物车,推着那些柚子和破鸡蛋走出超市。

四下环顾,根本没有苑轶伦的身影。她本以为能搭他的顺风车,还能有人帮忙拿东西,此时只得吹着夜风不停跺脚,“真是冰雕,冷血……”

话音未落,一辆沃尔沃停在许望舒身侧。看到驾驶室里的人,她又重燃了希望。谁知他只是扔给她一个购物袋,然后绝尘而去。

苑轶伦瞥了一眼后视镜,看到许望舒正往购物袋里装着柚子,他加大油门,朝叔叔家开去。爷爷并无大碍,吃了药已经睡了。但他不放心,守到天亮,爷爷一切正常后他才离开。

回到公寓,苑轶伦刚出电梯就看到自家房门上挂着两个袋子。一个塑料袋里面是那盒破鸡蛋,但打破的地方用纱布包扎了,还画上了笑脸。另一个袋子他一眼就认出是昨晚借给许望舒的那个,可里面还有个柚子。

“难怪把猪坐死,这也能落下一个。”

苑轶伦想把柚子放到许望舒家门口,拿出来才看到包装膜上的画:一只流浪猫跑进某动物家求救,这只动物挺身而出,轻易吓退了狼。

这幅画以苑轶伦专业的眼光看,能看出许望舒不错的绘画功底。他本想在心里默默点个赞,可到底是什么动物,他端详了良久。说它是老虎吧,额头上却是个“川”字,而且还有六块腹肌。

苑轶伦想起许望舒在超市为自己解围时说的“差点儿忘了买鸡蛋回家喂老虎”,他倏地明白,这不是画的自己吗。他看了看那奇葩的老虎,又瞪了一眼隔壁的房门,才按密码开门。


【下一章】月色撩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