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今天凌晨,联储局宣布上调联邦基金利率25个基点至1.5%-1.75%。根据其同时发布的最新前瞻指引,今年还将有两次加息机会,联邦基金利率在年底前可能上升到2%-2.25%区间。笔者认为,本次加息表明,联储局由2015年启动的加息周期可能渐进加速,2018年加息目标完成后,2019年仍将有加息空间,随着加息幅度的持续积累,其对金融市场流动性的影响逐渐积累,加息的溢出效应将进一步显现。

美联储12月如期加息。

    加息频率渐进加速

   
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12月议息会议决定,基于劳动力市场环境、通胀表现及未来的预期,将联邦基金目标利率区间由1.0%-1.25%上调到1.25%-1.50%。此决议以FOMC
7位赞成,2位反对的形式得以通过。

   
2015年联储局启动加息预期,2016年联储局实际加息一次,2017年开始提升至一年三次,今明两年将继续保持每年三次的加息频率,鲍威尔首次主持的货币政策会议中没有出现反对票也表明联储局内部对于加息的共识进一步加强,因此,联储局加息步伐渐进加快,联邦基金利率越来越接近其中性区间。

    美联储对美国经济走势整体乐观。

   
从实际经济数据看,劳工市场畅旺是加息的主要支持因素。美国新增职位保持稳定增长,失业率已经连续5个月维持在4.1%的低位,表明劳动力市场完成复苏阶段,进入畅旺期。但是,尚未引起薪资水平的快速提升,对通货膨胀压力还不显著。

   
美联储表示,飓风相关的干扰和重建虽然影响了经济活动、就业和通胀,但没有实质性改变经济的前景,劳动力市场持续表现强劲,经济活动稳健增长。

   
税改对经济增长的刺激作用可能影响未来的加息进程。一方面,税改顺利推进有助于提高个人税后收入,进而提振消费者与企业信心,刺激美国经济表现,估计能够给予联储局足够信心达成今年利率调整的目标。另一方面,税改也将导致美国政府债务上升,发债需求亦将有所增加。

   
家庭支出以温和的速度扩张,企业的固定投资增长也在近几个季度提升。美联储提高2017-2019年的实际GDP
增长预期至2.5%、2.5%、2.1%;预计通胀12个月内将处在略低于2%的位置,但在中期将稳定在2%;预计失业率未来两年将稳定在3.9%。

    向好经济数据推动加息驶入快车道。

    根据此次议息会议美联储公布的点阵图,联邦基金利率将循序渐进上升。

    委员会倾向于2018年加息三次,将联邦基金利率抬升到2.0%-2.25%的水平。

   
然后在2019年加息两次,将联邦基金利率抬升到2.5%-2.75%的水平。但委员会对2020年的加息节奏的分歧较大,调整区间在1.25%-4.25%之间,显示出委员会对中期经济走势不确定性的担忧。

    谨慎乐观看待美联储缩表。

   
一方面,美联储扩表的过程对实体经济影响较小。虽然美联储通过购买国债等资产将资金转移到了金融机构,但鉴于经济环境较差,金融机构并未将这些资金作为信贷大量投放出去。另一方面,次贷危机以来美国产生了一些依赖低利率环境的企业,例如页岩油相关的一些企业。低利率环境的结束,将影响这些企业的正常经营,并对经济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

    美国减税或加速加息缩表进程。

永利电玩城最新网站,   
11月19日和12月2日,美国众议院和参议院相继通过了各自版本的税改方案,预计最终修订版将于本月内再获两院投票通过,并经总统签署生效。此次税改普遍下调了个人所得税,此举有望提振居民可支配收入,提升家庭支出;

   
税改将企业所得税由35%降至20%,允许企业在未来5年将设备等折旧资产的成本费用化,此举有助于提振企业投资意愿,进一步推动美国经济增长。如果美国减税政策迅速落地,预计将进一步推动失业率下降以及提升通胀,并助推美联储加快加息节奏以及缩表进程。

    2018年美联储若加息三次,则会给我国央行带来加息压力。

   
中美经济增长和复苏的不同步性,导致两国货币政策的方向与步调并不一致。美联储从2015年底开始进入加息周期,而我国经济步入新常态后,从2014年底进入新一轮降息周期。两国经济走势以及货币政策的不同节奏使得人民币对美元面临较大的贬值压力。欧元区和日本的量化宽松政策也存在加速退出的倾向。不过,由于美国的通胀水平仍低于预期,故期货市场对2018年的加息次数仍预期为两次。因此,我们估计,今年央行应该不会加息,确实央行也只通过上调逆回购和MLF
操作利率进行了应对。2018年如果美联储加息次数如期达到3次,分别在6月、9月和12月,则央行上调基准利率的概率会大大提高。不管如何,2018年美元趋于走强,这无论对现有的人民币汇率还是利率水平都将成为现实的压力;此外,在明年经济增速回落的趋势下,被动加息也是对央行货币政策独立性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