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网齐齐哈尔4月25日电
为及时缓解成品油涨价给齐市出租车行业带来的影响,市物价局及时与交通局、财政局、发改委等部门商讨对策,研究解决燃油调价后维持出租车行业正常营运的具体措施和办法。

北京出租想涨价 的哥集体反对为哪般?

2013-04-18 13:52出处:汽车商报 [转载]责编:孙放

“多年未变的北京出租车起步价要涨了!”进入4月,一条关于北京市出租车涨价的消息在坊间传开。

4月12日,北京市交通委主任刘小明正式对外透露,北京出租车正在制定调价措施,价格会适时向社会公示。他同时表示,此次出租车涨价主要目的是减轻出租车司机运营成本的压力。
然而,采访中部分司机表示:“涨价的受益者另有他人,涨价我们将极力反对。”这一看似对出租车运营者有利的调价,为什么遭到司机们的一致反对,司机们口中的受益者究竟是谁?
“我们不愿涨价”

张涛是一位开了10年出租车的老司机,每天有12个小时在车上度过的他,有着出租车司机共有的特点:健谈、微胖、憨厚。在得知记者的身份和来意后,他无奈地笑笑:“涨价的事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们只想踏踏实实挣钱养家,但是说实话,我们不想涨价。”
在出租车司机看来,连续7年未变的北京出租车租价,他们已习以为常。“薄利多销是我们生存的手段,涨价‘受伤的’不只是乘客,还有我们司机。”
问及原因,准备下班收车的司机们凑过来,七嘴八舌地说起了他们的苦楚。一位司机告诉记者:“不是我们不愿涨价,关键是涨价后政府和公司会不会增加其他费用才是我们最为关心的。”至于其中缘由,司机们纷纷表示“不能说,也不敢说”。
经过多方了解记者得知,此次北京交通委调整出租车租价的原因,是为了缓解打车难以及油价上升造成的出租车运营成本增加的问题。知情人向记者透露,此次出租车租价调整大致在原有起步价的基础上增长3~5元,其他的调整幅度并不大。目前,政府主要在权衡涨价后的相应政策的调整方案:一种是取消给予出租车司机的补贴与消费者承担的燃油附加费,另一种是在保留补贴的基础上,增加出租车“份子钱”。“前者的可能性较高”。
“出租车租金上涨貌似在给我们谋福利,其实背后是政府不愿再当‘冤大头’。”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司机悄悄地告诉记者,“一旦涨价,要么政府给我们的补贴取消,要么份子钱上涨,总之最终获利的不是我们司机。”
政府燃油补贴是导火线

这名司机提到的政府补贴,经过查询后得知,其实就是政府每月给予出租车司机的燃油补贴。燃油补贴政策于2005年出台,该政策由北京市运输局牵头实施,对出租汽车行业实行的临时燃油应急补贴。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政府燃油补贴在实施初期便遭到了多方人士的反对,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人们认为政府不应该将纳税人的钱补贴出租车行业。公开信息显示,我国出租车行业每年上交给国家的税收非常有限。综合全国各地调研结果,整个出租车行业每年给国家的税收总额约20亿元。而出租车行业近几年,平均每年中央财政却要给这个行业发放燃油补贴达60亿元。
从张涛与出租车运营公司签订的合同中记者看到,一位出租车司机每月可以获得将近1500多元的燃油补贴。补贴的钱直接从“份子钱”中扣除,也就是说,原本每月司机应上交的4000多元的“份子钱”,现在只需交2500元即可。
所谓的出租车“份子钱”即出租车司机交给出租车管理公司的费用。目前北京市出租车租车上缴费用大致在4000~5000元,其中涵盖运营管理费、税费等。
同时上文内部人士还透露,近几年相关部门采取由乘客承担的燃油附加费,调整租价后也将取消。
“如果涨价后政府燃油补贴和乘客负担的燃油附加费取消,这对于我们司机来说不是好事。”张涛向记者抱怨,“取消燃油补贴,按照起步价涨到15元,出租车司机每次只比原先多挣2元,而1500多块钱的燃油补贴,我们每月需要多拉多少次活才能挣回来啊?这等于是变相将‘份子钱’涨了1500元,我们当然不划算。”
涨价对谁有利

永利电玩城,在调查中记者发现,北京出租车司机每天拉载乘客的平均里程在500公里左右,次数平均大致在15次左右,单次里程大致是33公里。以涨价后的15元起步价计算,司机每趟比原先多挣2元,每月是900元,相比取消的政府燃油补助,还差600元,也就是说,涨价后出租车司机每月需多拉300趟,每天需多跑10趟才能挣回原有的政府燃油补贴。
结合北京目前的7万辆出租车总量,调价后的北京出租车运营总里程将增加825万公里里程。从表面数据来看,调价后在没有增加出租车数量的同时,确实大大提升了出租车运营次数,也貌似可以缓解目前北京“打车难”的问题,但出租车司机面临的将是超负荷运营的工作状况。
“我们是在拿自己的‘血’来换钱。”年过50的出租车司机刘杨想不通政府的做法,“我是‘双班车’,看似‘份子钱’交得少,但是每天将近12个小时的工作量是常人根本难以忍受的。政府不是要调研吗,来看看我们的体检报告再说吧!如果真要这么涨,我不打算干了。”
在接触的30多名出租车司机中记者看到,对于涨价的消息,没有一个人表示兴奋。更有一些司机情绪激动地表示:“只要他们在涨价后取消补助或者涨‘份子钱’,我们就准备罢运。”
面对司机们对涨价后续举动的怨言,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牛凤瑞一针见血地指出:“出租车行业历年来的矛盾,根本原因是没有放开的市场和背后的垄断利益。运营公司将政府赋予的独有运营资质作为资本,向出租车司机征收高额的‘份子钱’,政府从中也可以获利,企业和政府在利益上最终达成一致,而司机和消费者却成为了他们挣钱的工具,这是我国价格扭曲一个鲜明的典范。”
据了解,目前北京登记在册的出租车大致是7万多辆,分别隶属于新月、首汽、银建等少数几家出租车运营公司,每名司机每月需向公司上交4000~5000元的“份子钱”。经过计算发现,北京出租车公司仅“份子钱”每年的收入就达到了336亿元。而这些出租车公司每年的运营成本,记者从多名出租车司机口中得知,除了一些工作人员的工资支出和公司日常运营费用之外,大部分“份子钱”进入了“老板的腰包”。
记者从北京市交通委官方资料获悉,2013年北京市交通委对于出租车行业燃油补贴预算是724363万元,而政府名义上给予司机的补贴,却因为高额的“份子钱”,直接进入了少数几家出租车运营公司的口袋。高额的“份子钱”使司机们怨声载道,那么为什么政府不亲自出面治理,相反却要以发放燃油补贴的形式,从表面上缓解“份子钱”带来的出租车扭曲运营的矛盾?
“如果放开市场,政府需要投入资本来进行监管治理,劳神又费力,但如果将运营权交给几家公司,政府只需要管好这几家企业即可,不需要任何投入。”
牛凤瑞向记者分析称:“这样的监管模式貌似十分正确,但这些公司缺乏社会监督。企业只要与政府相关人员搞好关系,就可以获得暴利。这种‘扭曲’的管理方式不只是出租车行业,包括房地产、石油等其他行业同样如此。如果政府放开进入这些行业门槛的限制,这些行业的利益会直线下降,老百姓的生活成本也会随之下降,但是政府的投入增加,利益减少,这是垄断企业和政府都不愿看到的。”
4月15日,记者联系了北京市交通委与多家出租车运营公司。运营公司给予的回复是“无可奉告”,而北京市交通委向记者表示,具体的涨价细则会在听证会结束后对外公布,“目前不便透露细节”。

各部门通过召开出租车经营业户和出租车公司座谈会,对运输企业进行调查,初步掌握了齐市出租车运营成本的现状及本次燃油价格调整对运营成本的影响。经市政府同意,将燃油涨价致使出租车业户增加的负担用减负来消化。通过减负,每月为出租车减轻负担201元。与燃油调价后每台增加的178元燃油费相比,不仅全部消化了燃油涨价增加的支出,还为出租车业户每月多减轻负担23元。

物价部门具体免收和下调的费用为:从4月份开始,免收出租车客运附加费,每月可减轻出租车经营者负担60元/每台;从5月份开始,免收出租车个体工商管理费,每月可减轻出租车经营者负担60元/每台;养路费以现行每月320元/每台为基础降低20%征收,降后每月可减轻出租车经营者负担64元/每台;计价器检定收费由现行的96元降到45元,每年检一次,每月可减轻出租车负担4.25元/每台;安全技术检验收费标准由现行的95元降到85元,每年一次,每月可减轻出租车负担0.83元/每台;出租车技术等级评定检测收费标准由现行的200元降到160元,每年一次,每月可减轻出租车负担3.33元;出租车二级维护竣工检测收费由现行的65元降到53元,每年两次,每月减轻出租车经营者负担2元。按有关规定,从2006年1月起取消交警部门向出租车收取的汽车管理费,每年一次,收费标准80元,取消后每月可减轻出租车经营者负担每月6.6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