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1日消息:近日有居民反映,灵溪镇南鹤路横阳支江跨江大桥近期进行桥面维修,施工单位在桥两端设立了隔离栏,禁止行人及车辆通行,给附近两岸的居民日常生活带了极大的不便,他们对该桥的突然全封闭维修表示不理解。带着疑问,记者今天走访施工现场并向附近居民了解情况。

瓯南大桥连接苍南龙港、平阳鳌江两大强镇,是亚洲最大跨径的钢桁开启桥。从2007年开通以来,它不停“忙碌”,给两地居民带来了巨大便利。
近来,关于瓯南大桥“健康问题”的传闻频现,一幅幅桥梁裂痕的图片令人揪心。瓯南大桥怎么了?记者昨日进行了调查。
实地调查双向引桥有明显裂痕
昨日中午,记者来到平阳鳌江侧的瓯南大桥入口,大桥车流不息,在入口处的交通警示牌上标注了2吨以上的大车货车、19座以上的大客车的禁行标志。
记者沿着桥边行走,在引道与引桥的连接处,记者发现了桥梁上的多处裂缝,其中一条裂缝贯穿桥梁上下,一直开裂到了桥基,在桥面护栏上,连钢筋都已裸露在外。而在桥梁另一侧,一块连接桥梁的钢板竟被高低不平的裂痕扯断。
而在瓯南大桥的另一段,苍南龙港的出口处,记者同样发现了不少裂痕,同样是引道与引桥的连接处为多,有一处竟还发生了明显移位,且上下落差高达20多厘米,看得人胆战心惊。
记者采访了附近居民,他们对于大桥的“健康问题”也是忧心忡忡,居民吴先生说:“最近几年,大桥上的裂痕越来越多,安全感也越来越少。”
还有不少居民把矛头指向了超载车辆,“写着是2吨以下车辆通行,但事实上,很多30来吨的大货车照样来回通行,大桥不堪重负,生病是必然的。”居民张先生说。
维护方解释引道沉降、建筑物、超载造成裂痕
对于桥梁上的众多裂缝,瓯南大桥建设工程指挥部相关人员解释,靠近鳌江侧的大桥裂缝,主要是因为引道与引桥的连接处的不均匀沉降造成,引道属于道路结构构造,而引桥下面则是打了63米的桩,都是钢筋水泥,两者结构不同,所以出现自然沉降的程度不同,因此造成落差,出现裂缝。
而靠近苍南龙港侧的桥梁裂痕,除了自然沉降,还有很大原因是一栋大厦紧挨着大桥建造,可能会影响桥梁的地质结构。
至于大桥的质量安全问题,瓯南大桥建设工程指挥部表示,这些裂痕不会影响桥梁安全,但他们也会邀请桥梁设计以及施工单位进行现场察看,以制订修复方案。
此外,对于居民反映的,超载车辆破坏桥梁质量的说法,该指挥部人员也表示认同,车辆超载对桥梁的安全有明显危害,久而久之,起码会让大桥“折寿”。
交警说法不让超载车“钻空当”
平阳交警大队二中队相关负责人说,对于瓯南大桥上的超载情况,他们一直采取突击与定时检查的手段进行查处,在白天基本杜绝超载工程车通行。但由于大桥两岸的鳌江镇、龙港镇目前都处于开发建设之中,对土石方的运输量很大,大型工程车如不通行瓯南大桥,则需从萧江镇世纪大道绕行,里程将会多出20多公里,很多工程车司机会在后半夜等交警执法空当期通行瓯南大桥。针对这一情况,他们会改变管理方式,改突击检查为常规检查,加强管理力度。同时,他们将设法完善交通设施,以科技手段解决警力不足的问题,比如在大桥上安装高清监控,有效震慑超载车辆。
此外,记者了解到,平阳县鳌江镇镇政府近期将组织该镇交通办、瓯南大桥工程指挥部、平阳交警等部门,与苍南龙港镇的相关部门召开协调会,商议出台管理方案的相关事项,切实保护这座两岸共同的桥梁正常运行。

记者在现场看到,南鹤大桥的两端已用水泥砖及竹排栅围起了2米多高的隔离栏,两头分别设立了通告栏,提醒市民该桥于本月15日起开始全面封闭维修,施工期间严禁一切行人、车辆通行。在桥南端,记者通过隔离竹排看到了桥面有些地方凹陷明显,目力所及范围还看到不少的裂纹,两侧的栏杆也有不同程度损坏,施工人员正在抓紧施工,不时传来电钻的轰鸣声。而北段的混凝土桥面已被机器碎裂,碎块裸露在桥面上。

永利电玩城,一位住在渔塘口村的林先生告诉记者,他与父母俩家分别住在一江之隔的南鹤路和望鹤南路,平时都在父母家就餐。南鹤大桥的全封闭维修,使得他的行车线路不得不从南鹤路拐至南鹤一街,经城中南路,绕个大弯才到对岸。“如果没接小孩,一般都步行过五街桥。”林先生说道,“这座桥是我们渔塘口村居民和县职业中专学校的师生们每天的必经之桥,修桥造路,难免影响交通,这我们都可以理解。但是,政府部门在办实事时,是否考虑过周遭交通问题?”为什么该桥维修时间不和江湾南大桥错开施工,或者采取不是全封闭的施工方案,这也是林先生及附近居民最想知道的答案。

说起交通的影响,家住在城东小区的县职业中专学校肖老师对此更有体会。自南鹤大桥被封以来,他几乎每天忍受堵车之苦。“特别是在南鹤一街至城中南路,这段路附近有两个学校及一个幼儿园,道路狭窄加之车辆乱停乱放,上下班时间又同学生上学放学时间一样,诸多因素加在一起,堵车堵得没商量!”据他说,最久的一次堵了45分钟,整整错过了一节课的时间。“我们学校还有一些老师是住在‘怡和家园’那边的,远了不说,为了能赶上上课时间,许多老师只能起大早,错开交通高峰期。或者干脆把车停在江湾南大桥,再步行到学校。”肖老师无奈的说。

记者了解到,由于江湾南大桥正在修造南面的引桥,道路只能通行行人和电瓶车。还有一条从藻溪连接江湾南大桥的公路由于路况极差,私家车基本“无人问津”。南鹤大桥被封闭维修以来,南鹤一街至城中南路的路线成了附近居民及师生们通行的“大动脉”。一位正在南鹤大桥边晒太阳的大爷对该桥突然采取全封闭式维修也表示异议。“桥面有安全隐患是由来已久的事了,政府修桥也是为民办实事,这大家都是支持的。但全封闭施工是否考虑过周围居民及学校师生的交通通行现状?现在买个菜,串个门,逛个超市都得绕一大圈,很不习惯。”老大爷说:“不知道这桥什么时候能修好?”

对于以上问题和异议,记者向灵溪镇村镇管理局局长卢孔宝进行咨询。他说,南鹤大桥桥面存在安全隐患是2月14日被发现的,本着为民办实事,办好事,快办事的原则,镇政府相关部门随即组织了交通局的专家对该桥进行“会诊”。考虑到两岸居民及学校的交通情况,也曾想过半封闭施工的方案,但经过实地勘察后,发现桥面有些地方已经出现不同程度的坍塌,为了彻底消除桥梁的安全隐患,确保过往群众的人身、财产安全和施工安全,专家建议大桥进行全面封闭维修。

针对附近群众关心的桥梁维修何时完工及为何不与江湾南大桥错开施工的问题,卢局长说,大桥维修将在保质保量的前提下,抢抓进度,抓紧施工,按计划维修工程将需要2个月的时间。关于为何不错开施工的问题,他表示,江湾南大桥工程是灵溪镇今年的头号工程,工程进度是按原定计划在进行中。南鹤大桥安全隐患的发现具有突然性和不可预见性,但其又关系着附近百姓切身利益和安全问题,桥梁维修刻不容缓,不能再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