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电玩城 1

“创价的周樱开花了吗?”我观赏过不少日本的樱花,北海道的八重樱,冲绳岛的垂樱,还有上野的樱花道……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东京创价大学平安苑的周樱。“周樱”是创价大学创立者池田大作等人种植的。周总理曾告诉池田先生,50多年前,樱花盛开的时节,我离开了日本。池田先生诚请总理在樱花盛开的时候再到日本。总理平静地说,我也有这个愿望,但是,恐怕不容易实现了。这次会见只有短短的30分钟,池田先生对此却是终生难忘,当时46岁的池田先生对比自己年长30岁的周总理托付中日未来的每一句话都刻骨铭心。周总理最终未能实现再到日本欣赏樱花的宿愿。为了纪念周总理,也为了表达对中日友好的信念,池田先生与首批赴创价大学公费留学的六名中国青年学子,于1976年在校园里亲手栽下一棵樱花树,并亲笔题名为“周樱”,刻有“周樱由来文”的石碑面朝中国的方向,与“周樱”一起见证中日友好关系的历史与发展。后来当得知周总理居所曾经有两株樱花时,创价大学在平安苑中又种了一对“周夫妇樱”。“周樱”与“周夫妇樱”,现在已是创价大学校园中的一景,春风吹拂的时节,他们都开出鲜艳的花朵。每年樱花盛开的时候,学校的中国研究会都要在平安苑举办“周樱观赏会”。去年的“周樱观赏会”于4月8日举行。本人作为中国交换教员应邀参加。那天是星期天,天气特别好,瓦蓝瓦蓝的天空,碧净如洗,校园内的樱花竞相斗妍,令人陶醉。一大早,校园里就陆陆续续地拥进赏樱的人群,到赏樱会开始时,平安苑里已是人头攒动:大学董事会成员和校领导来了,创价学会会员和创大毕业生来了,倡导日中友好的市民来了,侵华战争中日遗孤领着他们的朋友来了,中国驻日使馆人员和新华社东京分社人员也来了……周樱观赏会的仪式在一首名为“樱花缘”的乐曲中开始了。一名日本女大学生和一名中国男留学生分别用汉语和日语朗诵“周樱由来文”,向所有来宾礼赞“周樱”的历史意义。此时此刻,我敬仰花瓣怒放的“周樱”,仿佛看到人民的好总理在花簇中颔首微笑。中日青年手携手,人类和平万年青。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三十周年,相信根深叶茂的“周樱”与“周夫妇樱”会开出更加灿烂的花朵。

许黛如近照

清和四月,樱花落满头。又到了一年一度樱吹雪的季节,整个日本都弥漫着粉红浪漫的气息。

转眼间,我已在东京生活3年。从语言学校到大学院,从不适应、不自信、害怕与人交流,到克服语言障碍、开始打工、积极参与课外活动,同时在空闲之时参观艺术展览、听音乐会,感受中日文化交流,这些都是我留学生涯中的小确幸。

去日本创价大学参加“周樱”赏樱会(“周樱”系1975年11月在创价大学校园为周恩来总理种植的樱花树,命名其为“周樱”),对于我来说,是留学经历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4月7日,我受旅日艺术家、日本甘肃同乡会会长常嘉煌之邀,赴位于八王子市的创价大学参加第40次“周樱”观樱会。创价大学距离我就读的学校较远,往返需4个小时,交通费合人民币近300元,相当于我打工大半天的收入。但这是一个美好的约定,我欣然前往。

永利电玩城,最美人间四月天,校园的樱花随风飞舞。一路赏樱一路嗨聊,有人说日语,有人说中文,满满都是欢乐祥和的气氛。

“周樱”纪念碑周围一片生机盎然,姹紫嫣红。当走到“文学之桥”时,我看到了常书鸿先生的名字,这座桥的名字由他亲笔题写。作为中国著名的画家和敦煌艺术研究家,常书鸿被誉为“敦煌守护神”。作为常书鸿先生的儿子,常嘉煌也一直在为守护敦煌而努力着。

作为中国留学生中的一员,我能做的事有限,但会时刻记得自己肩负着的使命。因为每一名留学生都是祖国的代言人,一言一行都代表着中国的形象。未来的留学生活,我希望自己能更多地传播中华文化,成为中日交流的桥梁。就像绽放的小小樱花,虽然力量微薄,但也尽力为春光增添色彩。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9年04月22日 第 09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