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

文工团的“老人”刘峰以乐于助人、质朴善良闻名。这一天,他带着新来的何小萍来文工团报道,从而开始了两人之间的缘分。
在文工团门口,何小萍很激动,给刘峰敬了个非常不正规的军礼,被刘峰善意地纠正。行李还没放,舞蹈老师就让何小萍给大家来一段,结果何小萍的臭衣服受到大家的嘲笑,从而成为她受大家歧视和排挤的开端。
何小萍的父亲被下放,寄养在亲戚家。亲戚舍不得水,因此很少让她洗澡。来到文工团,何小萍很惊讶这里洗澡不要钱。
因为要换季,何小萍的军服要两周后才能发放。但是她急着拍张军装照邮寄给父亲,就悄悄拿了舍友丁丁的军装去照相馆照。丁丁发现军装没了,过了一会儿又回来了,感到很蹊跷。
文工团临时被调去慰问训练的部队,何小萍就没来得及去取照片,于是照片被放在了照相馆的橱窗。部队开过街道的时候,舍友们看到了照片,由此得知丁丁的军装当时是被何小萍“偷”走的。
慰问部队的时候,刘峰像往常一样助人为乐,而他格外关照丁丁,为她挑破脚上的大水泡;何小萍则无意中看到摄影干事和丁丁举止亲密。
回到文工团,何小萍因为“偷”军装的事,受到舍友们的审问。因为何小萍撞见丁丁和摄影干事举止亲密但并没有乱说,丁丁临到最后放过了何小萍一次。
文工团的战士们去打靶,何小萍一枪未中,而刘峰则和摄影干事起了冲突——摄影干事总是围着丁丁转。
刘峰不断地受到表扬,也不断地助人为乐,他还放弃了一次进修的机会。
院子里晒着大家的衣服,下雨了,大家都拿走了衣服。唯独一件垫着海绵垫的衣服没拿。众人认为一定是何小萍的,羞辱她,甚至要脱她的衣服看。还好被教练看到并制止。
何小萍越来越受到排挤,练舞的时候伴舞不愿意配合,让其他人去其它人也不愿意,大家都矫情地说她身上味儿大。这一幕被政委看到,政委训斥了众人。
刘峰虽然腰坏了,但是还给何小萍伴舞;何小萍的父亲去世了,刘峰也去安慰她。刘峰给了何小萍久违了的温暖。
喇叭裤、邓丽君的磁带悄悄进了文工团。刘峰听了邓丽君的磁带后,鼓足勇气向丁丁表白——原来他之前放弃进修的机会也是因为丁丁。这一幕也被其它团员看到。
但刘峰在丁丁眼里一直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楷模,她对被刘峰表白很难接受。
刘峰受到了不公正的审查,刘峰和审查人员起了冲突。
很快,刘峰被调去边境当伐木兵。
临行前何小萍去找刘峰,刘峰准备把很多受表彰的东西扔掉,何小萍留了下来。临行前,何小萍送了刘峰,还给他敬了个军礼。

一篇白纸那样进了大屏幕,还迟到了,进场时已经看到何小萍进了文工团。

文工团被调去边疆慰问,女主角病了,教练让何小萍上,但何小萍拒绝了。因为刘峰的事,她对周围的这些人很失望。何小萍高烧四十度,但是军医发现了猫腻——何小萍其实没发烧,只是把温度计掉包了。政委知道后让所有人保密,他让何小萍顺利完成了表演,之后把她调去当了医护兵。

何小萍,北京调来的新成员。刚进文工团时,她那表情带着好奇与无知,她以为那个地方可以让她脱离家里压迫。

越战开始了,何小萍进入了前线,开始救治伤员。相对之前,她成熟了不少。
刘峰也参加了越战,在一次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他失去了右臂,成了残疾。
何小萍见证了太多的死亡——一位十六岁的小战士临死前和何小萍谈心,让她泪流满面。
越战结束后,何小萍成了英雄,受到赞扬和爱戴。因为她从小被人忽略、排挤惯了,突然之间受人赞扬和爱戴,再加上战争期间身心都受到刺激,于是她精神出了问题,进了精神病院。刘峰去探望何小萍,何小萍几乎认不出他。刘峰泪流满面。
上面有命令,文工团要解散了。这天晚上,文工团进行了最后一次演出,观看的人中间有一些部队上有精神问题的战士,其中就有何小萍。看着舞蹈,何小萍来到屋外,一个人翩翩起舞。
大家都走了,就剩下萧惠子。刘峰来文工团看,两人相见感慨万千。在一块破的木地板下,刘峰发现了何小萍当时照的那张照片,照片已经被何小萍撕碎。
永利电玩城,(萧惠子的爱情贯穿期间——她喜欢一个人,那人牙撞坏,她还主动用自己的黄金项链拿给那人,让他做牙基;当她给那人表白时,却发现那人已经和舍长在一起了。)

刘峰,一个善良的人。他看似无欲无求,却深爱着一个人。没想到抱抱他爱的人会带来那么可怕的代价。

91年,刘峰成了底层人民。车子被相关部门扣,还差点被人打。

看完电影最大的感触是什么,心疼何小萍和刘峰。并没有做错什么,却换来大家的指责,换来身心受伤,他们热爱的文工团给了他们巨大的伤害。

再过了几年,扫墓的时候刘峰和何小萍相遇。刘峰把那张照片送给了何小萍。

全剧的泪点,并不是文工团的解散,那是时代的必然。是何小萍写信给父亲的时候,是得知父亲已经病亡的时候。

旁白:再后来,刘峰和何小萍住在一起了,相互照顾,但没有领结婚证。

文工团的一切一切都在称托他俩美好的人性。

© 本文版权归作者  after1y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以上都是我个人的观点,不喜就算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小二宫智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