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电玩城官网,本来十月中旬就应该上车学习的,可是由于工作太忙,就一直延迟到这个月才开始上车。  几天学下来发现学车其实是一件比较辛苦的事情。  特别是对于工作的女生来说,要力气没力气,要时间没时间,还遇上这种阴雨连绵的天气。还好驾校的师傅并没有传说中的可怕,与师兄师姐们也相处得挺愉快的。  呵呵:
)可能是本人学得太认真了,也或许是比较累的缘故,居然一连好几晚都梦见自己在路上学车。  不过,学车的同时也给自己带来了不少的心得体会,现在总结如下:  1、上车不像交规理论考是应试类,看看书就能一次通过,上车是硬技术,需要练习熟悉并且要有一定的手脚协调能力。  2、只要懂你不懂的,拥有你没有的技术或专长,就能成为你这一方面的师傅。正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3、良好的心理素质是战胜困难所必备的武器之一,掌握技术是一回事,发挥技术是以良好心理素质为基础的,特别是在考试这种非常时期。  4、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问题。试想如果你在红灯时乱过马路,那对于开车的人来说:右脚要从油门上换到刹车上,手动档车左脚还要踩离合器,右手还要马上排档,够手忙脚乱的吧!所以一定要遵守交通规则,以后学车的人越多,大家的道路交通意识应该会越好。  5、人们相知相识是缘份,可能几世前就开始修了,所以要珍惜这种缘份。  又要出差了,但愿回来不要把学的东西都还给师傅了:
)  期待桩考和路考都能一次通过!

我的驾照是在2019年拿到的,一共学了45天,花费共计5000多,平均每天100有余,日哦,感觉上车就是被人抽血。从报名到考试再到上车,等了浩瀚的三个月。忽有一天有人打电话给我说:是那个谁吗?下午一点半到车管所50**号车来一下。于是下午就兴冲冲的去了,从次开始了45天的学车生活。第二天先在路上跑了半天,下午正式开始倒桩练习。于是我们师兄弟还有两位师姐开始密谋要进恭给师傅多少银子。正偷偷合计着呢,师傅跑来告诉我们要交五百的场地费,没办法啊,总得有个地儿让我们倒腾啊,满口应了下来。结果后来又发现场地上满是积水,而且下水道堵住了,得靠太阳晒干,只好眼巴巴的看着别的车在旁边倒。老大是个活络人,马上联系了另一块不要钱的场地,我们都高兴的不得了,跑去和师傅说,但师傅不置可否,只说再看看吧。老二比较机警,把我们拉到一边,说场地费肯定是师傅要私吞的,报名费里应该包含了这笔费用了。后来经过我们的商量,决定每人凑500块共3500送给师傅,说是给师傅买烟抽,并且场地费也包含在里面了。结果可能是送钱的时候没说清楚,最后我们还是另凑了500块出了这场地费。(在次省略脏话若干)接下来就是加班费了。我们车上有三四个人,技术掌握的不太好,于是跟师傅说要加班,加班要加班费和油费。看到又有好处,师傅当然高兴了,满口答应。我们只好全部掏钱,不能脱离群众呀!可能是每人150吧,记不太清了。第三天我们开始张罗拜师酒,都TMD的谁搞出来的,自己技术不过关就想这些歪门邪道,心都在哚嗦啊。从开始到最后一天,基本是每人请了一餐。平均花费在300-500不等,这些钱都是到最后平摊的。平时倒桩的时候烟呀水果呀都是买的不断,得让师傅吸好吃好心情好啊,这也是笔不小的开支。时间过的很快,要桩考了。我们一个师兄居然和常州车管所的考官有很好的关系,真TM爽啊。于是又颠儿着派几个代表考试前一晚先去常州打前站,请客吃饭,估计是花了一千,还好有个老板给买了单,省了我们一笔开支。第二天大部队过来了,又带了三条硬中华,另外每人自带一两包中华,说是给领车员的。我带了三包软中华给了师傅,结果看见师傅把软中华放进自己包里,掏了几包硬的给了领车员。考试的时候我们在一号库,师傅在后面大喊大叫的基本听不见,只好听领车员用常州话再那边喊:上一把,下一把。一轮试考完了,有三个没过,师傅跑去找关系,结果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之后换了个库补考,每人好象交了60块补考费吧。这次师傅亲自出马(因为考官不看这边)在边上指挥,总算是全部通过回家了。终于上路啦!!中午必须在车管所吃饭的规定省了我们一大笔钱,感叹总算共产党还有点人性。在溧阳的乡镇跑了几天,期间加班也去过平桥吃过野味,去竹箦吃过大骨头汤,在此向被我们干掉的野鸡野鸭野猪们表示沉痛哀悼,谁让师傅就好这口呢。几天后,我们去了上黄的训练场,这中间发生了令我在学车期间最恼火,甚至想去车管所举报的一件事。去过训练场的人都知道,里面有几个做坡上起步的路段,陡的地方接近45度,师傅特意安排我在那里练坡上起步。45度啊!!我相信这个坡度就是有一定驾驶经验的人也不一定能做好吧,我连着失败了几天,垂头丧气的下了车,当是的感觉就是自己的技术还需要多多练习才行。这里要注意师傅特意安排我练是有原因的,因为我平时各方面学的都还不错,感觉没必要加班练习,有一次加班我就没有去,也就没出加班费(上路和倒桩的加班费没有算在一起,要另外掏),师傅可能有点不满。我坡上起步失败后,师傅就在背后跟师兄弟说,不让我吃点苦头,我就不知道加班的必要性。终于熬到头了,要路考了。我们还是准备了三条中华,先放在了师姐那里,等机会再送出去,可是直到轮到我们考试,考官上了车,这些烟还是呆在师姐的包里没有动。考试的结果又是三个人没通过,他们心情都不好,坐在那里不说话,我们几个考过的也高兴不起来,一段时间的朝夕相处,大家还是比较有感情的。师傅也一言不发,晚上聚餐的事也没人提了。回来后我们几个碰了碰头,觉得香烟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反正是要补考了,于是决定把烟回掉,拿出他们三个的补考费,省下的钱作为等他们补考过后再聚餐的费用。第二天师傅打来电话,问我们要香烟,说是去常州一趟,看看能不能安排他们三个单独补考。当时我们觉得已经要补考了,单独不单独无所谓,反正补考一般都很容易过的,就没把烟拿出来,说是已经卖掉了。师傅当时很生气,觉得不经他同意,不和他商量就卖烟太不上路,关系从此搞僵了。事后事实证明,补考是相当容易的,他们三个都是一次通过。考官上车就说了,这是补考,你们不要太紧张,只要不犯大的原则性的错误就没事,放松点开就行了。这里要提醒准备学车或者正在学车的朋友,那点买香烟的钱够补考好几次了,没必要花这冤枉钱。最后还有两个小插曲,一是过了一个星期,要去常州拿驾照了,我带了师弟和自己的换证凭条和照片等等兴冲冲的去拿5000大洋换回来的小本本,结果到了那里才发现自己的摩托车驾照没带,极度郁闷。后来还是我师弟的同事顺道帮我拿了回来,真是好事多磨啊^-^。另外就是学车期间还过了个节,每人又掏了腰包进恭。其实虽然对学车过程中经历的种种不快有所不满,但我还是非常感谢我的师傅,他的车还是教的很好的,让我们学到了真本领。师傅曾对我说过:坐你的车,我可以睡觉了。相对于那些学泰兴照或者是镇江照的朋友,我的感觉就是自己是正规部队,而他们是游击队。真正上了路,技术可就是保命的本钱呐。我们学车的时候就听说沧屿圆那里出了很严重的交通事故,死了两个人,开车的就是拿的泰兴照,基本没怎么学就毕业了。洋洋撒撒的写了这么多,非常感觉朋友们能耐心看完。总的来说,学车的过程还是比较快乐的,天天和师兄弟们聚在一起,聊聊天,打打牌,开开车,现在想起来还很是怀念。